學科文章

教育:守望“人本”

發布時間:2018-12-28  信息來源:管理員 閱讀次數:2464

    

這是振聾發聵的一問:“我們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經濟和社會進步?”

發出這一問的是19世紀末處于資本主義發展巔峰期的美國。這時的美國,像停不下來的列車,GDP飛速增長(超過英國,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強國),而工人的痛苦和富人的迷惘也與日俱增。

數字,創造了奇跡,卻把創造的主體——人及人的自由、幸福給埋葬了。

于是,有識之士終于發出了“為了人”的吶喊;于是,就有了聲勢浩大的“進步運動”和影響深遠的羅斯?!靶抡?。

今天,中國教育突飛猛進。面對教育的“異?!?,我們是否也要警醒一下:教育可以“唯數字化”(量化)嗎?教育發展能夠走“類GDP”道路嗎?教育顯現出來的空前繁榮與前所未有的失衡與失魂,讓我們不得不追問一下——

教育怎么了?教育應該怎么樣?

理想與現實的“兩立”(有時竟至“勢不兩立”),讓人感覺:教育家在說夢,教書匠在做工。一個是“自戀”,一廂情愿、一往情深;一個是“自怨”,身不由己,身心憔悴。

對教育的詮釋與解讀,也太多,且太玄,讓人不免有隔靴搔癢之感。

事實上,真理都是樸素的,真理的表述(或曰“呈現”)也總是簡捷的。對教育的探究,最好的辦法也許就在于對教育“終極問題”的仰望和對教育“起始問題”的守衛,這是教育的“根”,是教育的宗旨與本質所在。

從哲學上講,歸宿點也就是出發點——“終于”永遠源于“始于”與“基于”。

因而,對教育,無論是理論建構者還是一線踐行者,都不能不探究這樣一個“原始問題”:什么是教育?教育究竟為了什么?

只有對這個問題有“本真”的認識,我們才能做真正的教育工作,師生才能過上健康的、有意義的教育生活。

教育的原始問題(或曰“源問題”)給我們樹立起了教育的價值坐標,使我們的教育行為有了根本性的價值取向。懷揣著“源問題”上路,我們會不時叩問自己:眼中有人嗎?心中有“成人”的愿望嗎?舉手投足間觸摸到“人本”的幽靈嗎?

尋找教育的意義,就是尋找未來的人——開發生命的潛能,開啟生活的前程。只有這樣,教育者才不會倦怠,教育才有望成為一種具有生命特質、文化品質的創造、實現與享受!

面對“人不見了”的教育現狀,教育的當務之急顯然就是尋找消失(或曰屏蔽)了的人。只有找到了教育的主體——人,教育才能實現其“成人”的宏愿,才能做出“呵護發育著的人,托舉發展中的人”的功德。

因而,我們需要重返教育故園,重建教育生態,使教育“回歸”教育,使教育“生成”教育,使教育“超越”教育。

首先,教育即生活。它是有情的、生動的,充滿靈性與活力。教育不等于教學,教學也不等于成績與名次。教育是廣闊的,深沉的,智慧的。它是生命的一種態勢,是生長的一種境界,也是生存的一種方式。如同一條激越的溪流,教育,永遠奔涌在生活的原野上。因此,任何人為的“駁離”與“拔高”,其結果都只能適得其反,只能把教育逼向“異化”與“枯涸”。

其次,教育乃文化。它是博大的、寬容的,富有張力與魅力。通過教育,使“文”內化,使靈魂得到“文明”的沐浴。因為“文化”,人才有“格”,才能在天地萬物間閃現出偉大的思想光芒。因而,從本質上講,教育就是文化,就是“文而化”的美妙歷程。如果說生活是教育的母親河,那么文化就是教育的脈、教育的基因,就是一個人精神發育史上不可或缺的生長素和催化劑。通過“文而化”的建構,支撐起一個“完人”、一個“大寫的人”、一個有教養和責任心的“現代人”。

第三,教育為創造。它是鮮活的、解放的,涌動著激情與創意。每一個教育體(包括教師)都是不可取代的,因此,教育是非程式化的,是不可復制的。教育的獨特性與獨創性,讓教育“天生”有別于生產,有別于制造,因此,教育的價值絕對不能用“物”的方式(定時定量、計件計量)衡量。教育是“樹人”,是創造,它需要空間,需要時間,需要好奇,需要嘗試。教育的意義,就在于它伴隨人生,喚醒欲望,激發潛能,實現并超越自我。它是哺育,哺育多彩個性;它是開發,開發多元智能;它是催化,催化多樣發展。正是由于創造,教育世界才如星空和道德準則一般,“越是經常、越是執著地思考”,我們心中就“越是充滿永遠新鮮、有增無已的贊嘆和敬畏?!保档抡Z)

一言以蔽之,守望教育,就是守望“人本”;守望“人本”,就是守望教育的夢想與家園。


国产熟妇乱子伦视频_午夜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_国产精品毛片在线视频